寫給尋樂朋友

 

多少年後

你們還在喝酒麼?

站在太陽的底下

我成了甚麼樣?

 

你們給了我短暫的歡愉

那突兀的怪笑

 過後迴蕩

嘆息與空虛

 

熱鬧只是假象

濃重的菸酒氣

在似歌非歌的狂吼中飄散離蕩

(這是Dionysian麼?)

企圖掩飾著

其實你我都一樣                                                                                    

 

28.6.04

 

 

寫在畢業之前  | 寫給夜 |寫給某些人 | 寫給鍵盤隊 | 寫給游泳館

back |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