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畢業之前

 

不知道在為誰寫,

心中不存在implied reader

是自己的monologue麼?

為甚麼要紀

承認吧!莫要自我欺騙

詩人都在作品中玩著

避的遊戲──明明就是

 要讓別人知道 公諸天下

  心情的紀

  管眾人接受與否

  無畏地 大聲喊出 你只管聽hear

承認吧!繼續吧!寫下去吧!

 

 

寫給夜  | 寫給某些人 |寫給尋樂朋友 | 寫給鍵盤隊 | 寫給游泳館

back |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