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之後

Herald to a haunting dream that revisits

 

為甚麼要回來

在我的夢裏

是一個夜晚

昏黃的燈,承著柔和的黑

慢慢地散著它的暖──

 熱烈而遙遠

我們的手指

緊合在一起

你的手指根和我的手指根相處得很好

  掌心感覺到那微微的磁力的痒痒

相間的依偎著

填補了空間

那麼的安全﹑滿足﹑幸福

interlocking spurs

 在楊子的某一段

中間倘佯著──

 從來沒有停止,不曾斷開

 時而澎湃時而婉柔

迴盪天使的鐘聲

天使沒有面孔

只記得他的笑聲

 說的話

你說在一個地方等我

於是我回去

緊湊的快樂的手指跟就此被迫分開

  我們之前見過面

你拿起了透亮的玻璃杯

白色的晶瑩

放在那張高高的吧檯上

我們站著

周圍有許多人的剪影

你叫我回去

你說你在一個地方等我

於是我回去

回去一個不知道是甚麼的空間

 

2002.12.5

 

back |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