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9月9日

昨天晚上收到這樣的一個「基督徒」選舉建議,覺得實在有點兒那個,有違宗教不應涉足政治的原則之外,也實在有點不知所謂。特此轉載,並下一點評論。

(注,往下以紅色字體書寫的段落為筆者所書之個人見解。)

基本資料

出版:明光社    執行編輯:洪子雲 
日期:2004年9月
如欲轉載,請與本社聯絡 (電話:27684204)
(筆者未有與該社聯絡,但根據學術原則只要有清楚的quotation就可以引用,況且這只是個人抒發意見的空間,因此也省下此功夫了。)
版權所有 非賣品

912立法會選舉號外–基督徒的反思

政治不應是選舉的唯一議題,期望各位弟兄姊妹和關心香港家庭及倫理問題的朋友,能在投票前多了解各候選人在賭博和同性婚姻方面的立場,考慮大家寶貴一票的影響力。(原來除了政治因素以外,只有賭博及同性婚姻兩方面值得基督徒注意,什麼環境、經濟、種族、信仰衝突、教育等大大小小的問題都不必理會,他們的人生可真輕鬆得很。)

基督徒如何投票?    胡志偉牧師 (香港教會更新運動總幹事)

9.12立法會選舉在即,基督徒履行公民責任,透過投票選出賢能,代表本身的信念。身處多元社會,有不同的政治立場、及迥異的價值;基督徒不是因為候選人有共同的信仰,就投予一票(原來不就是如此這般的麼?怎麼下文好像有對此予以肯定的?),其中涉及的是「價值的配對」。過往,選民的角色是被動的,對候選人的考慮可能是「兩個爛蘋果中一個不太爛」的選擇之中;但要提升民主的進程,選民的一票可「反客為主」,不再看候選人的政綱是否美麗動聽,乃是看誰的價值與我接近,我就投其一票。(今天,我們可能不是在做「兩個爛蘋果中一個不太爛」的選擇,而是一大堆爛蘋果中作一個未爛透的選擇,基本條件只有比前更壞;不用看那些垃圾政綱已是小學生的常識,但何謂「價值與我接近」?先看下文)

「價值的配對」,把候選人與投票者放在較為平等的位置;特別在比例代表的選舉制度之內,有相同價值理念的選民,期望且合理地要求有能代表其聲音的議員進入議會,也符合公平與多元的原則。回顧各地選舉,墮胎、環保、反戰或同性婚姻成為選民投票關注之所在(難道這些不是候選人的政綱內容嗎?),反映選民提出其關注的議題,並要求各候選人有清楚的表態,這才是「代議」的政治文化。

基督徒要思考的,在「價值的配對」大前提下,投票予誰或哪個政黨,是基於「惟一價值」,還是「價值譜系」? 就以本港政治生態而言,不少候選人提出的多是「惟一價值」,如「民主」或「愛國」,彷彿兩者只能擇其一(印象之中好像除了親中人士作這種二分法之外,其他人也沒有這種二選一的觀念,而且大部份候選人都有其政綱及政績。)選民的成熟判斷,不輕信候選人的獨步單方,更要看其它價值組成的「譜系」。

北美福音派學者賽德 (Ronald Sider) 提出認真的政治參與必須包括四方面的元素 : 合乎聖經的信仰架構(Bingo!有相同的宗教信仰是最重要的元素,呵呵!);對當前社會與世界的廣泛認知(噢,大部份的候選人,還有大多數的委任議員及左嘴們可以出局了。);引伸而來的政治哲學(香港的政客好像完全沒這方面的訓練,大家可以都不用投票了!);就事件的詳盡社會分析。筆者引伸賽德的理論,整理為七項「價值譜系」,作為信徒投票的參考 :

1. 民主價值 - 神賦予人權柄與祂同工,管治大地,塑造歷史。假若只有一小撮人有權決定大多數的事項,大多數人卻被剝奪行使神賦予的委託,這是違反神的創造心意(好!立法會以至政府的運作就是以「一小撮人」去決定「大多數的事項」,按他所說,這樣我們都不須要政府這機構了。)。人的罪性往往使人濫用權力,甚至超越權力的界限,壓制他人。對人權、自由與權力的約制等信念,促使信徒關注言論自由、並傾向早日實行全面普選,無論行政首長或立法會議員宜由一人一票產生(這總算是人說的話。)

2. 社群價值 - 在個人與政府之間容許「第三界別」,不同社群的存在,無論是家庭、教會、學校、傳媒與非政府組織等,一方面約制政府權力,另一方面維護公民的自由空間(廢話,就是因為這觀點才須要設立投票制度,選舉出能代表大眾的聲音。)

3. 家庭價值 - 尊重與維護傳統的家庭價值,反對把家庭定義扭曲與擴闊,反對同性婚姻等(照顧弱勢社群是好事,但人家的家庭觀念與你何干?中國人的傳統家庭觀念實際上是一夫多妻的,這傳統在香港一直維持到二十世紀的三、四十年代,基督教將這觀念大幅度收縮及扭曲,筆者不致評,但人家有別的想法有何不可?伊斯蘭教義是一夫四妻的,也有些族群是一妻多夫的,他們千百年來的生活都相安無事,這樣有錯麼?似乎基督教會才是提倡「惟一價值」的團體。)。近年來,各地同志群體成功地把「極少數」的同性訴求,透過積極的投票與參選,在標榜「多元」、「平等」、「開放」的社會中,取得更多的支持(真巧,六四事件之中中共也以「極少數」人來描述國內人民對民主素求。)。「維護家庭聯盟」的成立,鼓吹健康家庭的建立,向候選人提供另一重要的價值,保障議會之內,也有尊重一男一女組成家庭的聲音(多舊魚!從來沒有人不尊重一男一女的家庭,只是有些人堅決不尊重除此以外的所有家庭模式!)

4. 工作價值 - 肯定人的尊嚴包括工作在內。政府提供適當的就業機會及培訓,保障勞工最基本收入,可得溫飽,並養家活兒。適切的福利政策,幫助有切實需要的失業人士(所有候選人都會聲稱自己及其政黨注重民生,但到頭來那些人會言行一致呢?可能是一個也沒有吧。)

5. 公義價值 - 信仰清楚表達神特別關顧貧窮人(?!),現代公民社會,對政治量度的一項有力指標 : 就是看在位掌權者如何對待貧苦與弱勢群體。公義要求政策的制訂,不能忽略貧窮人的需要(說得好!請立即動議更換所有支持加稅減福利的高官包括老董,也請聲討香港各大地產商。不過在此之前,請先去信美國的原料生產商要求他們不要繼續再欺詐第三世界國家;還有,有些貧窮的教徒生活艱難,主日也要出外工作賺錢,請不要用「侍奉上主是必然」為理由迫使他們參加崇拜,或參與詩班。)

6. 勤儉價值 - 社會要鼓勵勤儉奮鬥,不要投機取巧,遏止社會賭風不斷蔓延與惡化(好!全香港最大的賭場就是股票市場,請把它即時關閉掉。澳門及拉斯維加斯是靠賭場為生的罪惡溫床,基督徒請不要踏足。馬會每年有多個獎學金給予本地學生到外國深造,又有不少慈善機構得到大量支助,這班既得利益者以後請食蕉。另外考試tip題目也等同投機賭博,也請神降罪他們。)。「監察賭風聯盟」(前身為「基督教反對賭波合法化聯盟」) 要求各候選人就本港賭博政策,表達立場,就是「反客為主」的行動(支持賭波合法化就是道德價值有問題,又一個「惟一價值」的完美體現。)

7. 誠信價值 - 候選人的個人宗教信仰,可作為我們對其品格的參考(呵!又是以宗教信仰為先的選擇標準,好公正啊。順帶一提,在筆者四周出現過反口覆舌見利忘義的基督徒多不勝數,這又如何解釋呢?)我們更重視的是候選人的言行一致。每逢選舉,必有某些候選人為求當選,不惜信口開河,或出爾反爾,這是我們該留意的(多幾舊魚!一個人是否言行一致,即使老夫老妻都可能看漏了眼,何況是盡被傳媒失實報導的候選人?他們真正的為人如何,我們從何得知?)。候選人的往績表現,就是其將來行為的最佳指標(政績不能代表候選人的實際人品,也不能保證他們將來會否繼續言行一致的。)

很大可能,沒有任何候選人符合上述「價值譜系」,但基督徒可按此判斷候選人,並要求候選人在其政綱內有清楚的立場。選民行使投票權,為的是要釐清候選人對某些事物的價值所在;在此交易過程中,價值之間彼此爭持。基督徒了解政治達成的目標是有限,即使最好的公共政策也不會帶來人心靈的改變,然而我們又謹慎又果敢的投票行動,向世人表達神國的臨在,信仰的價值可反映在公共空間之中!(挑!投票過程絕對保密,你想怎樣向外界表達你的「謹慎果敢」?「神國的臨在」與投票又有何關連?現今的政制及政策亂到不堪,又是否基督徒在上次選舉中所表達的「信仰的價值」和「又謹慎又果敢的投票行動」所導致的結果?好的就歸功基督教和基督徒,壞的就歸咎他人,是否有點不知廉恥?)

具體監察賭風,勿再信口開河    蔡志森(明光社總幹事)

  去年立法會通過賭波合法化的時候,政府官員及一些支持的議員信誓旦旦會留意條例的執行,以及加強預防沉迷賭博的宣傳和教育,結果一年以來,馬會推廣賭波十分積極,吸引了大批本來不會賭波的人士參與,而所謂打擊非法外圍,馬會亦承認不過攻佔賭波三成的市場,一如我們當初預計,打擊非法外圍必須依靠警方而非將賭波合法化,而馬會以打擊非法外圍為藉口,大肆鼓勵香港人賭波才是最令人憂慮的發展(當然要大肆鼓勵,否則大家都不去馬會合法賭波,而繼續非法買外圍了。少賭可以治情,很多人只會用少量金錢買一個希望,中獎固然高興,中不了也當做善事,有何不可?)

  立法會的選舉將至,如何具體監察賭風,勿讓政府及議員信口開河,「過左海就神仙」,是市民發揮力量的重要時機,我們深信賭波合法化不應變成賭波普及化,必須對執行賭波的機構(現時是馬會)加強監管,因為期望馬會自律,與期望香港的傳媒自律一樣,無異緣木求魚(監管賭波普及情況不是馬會的責任,而是公民教育問題,馬會要改善的地方是要縮減行政費用及增加善款的比率。香港傳媒的自律與馬會的自律風馬牛不相及,不如與基督徒的自律性作類比吧。)。希望大家在投票的時候,留意一些候選人對賭風蔓延的態度,雖然不少候選人表示認同過去一年賭風惡化,但敢於得罪馬會的卻不算多,選民應詳細了解他們的取態,特別對那些信口開河,態度閃縮的候選人應多加留意。對一些不肯就如何遏止賭風正面表態的政黨,大家可以透過電郵及選舉論壇逼他們表態,要他們拿出具體的方案,作為大家投票時的參考。

同性婚姻如箭在弦,慎防極端自由主義    蔡志森(明光社總幹事)

  民主與民生是選舉時最受關注的課題,而最易為人忽略的,就是候選人在一些對社會倫理影響深遠問題的立場──例如同性婚姻和家庭問題,部份支持民主的候選人,其實同時亦是支持較偏激的自由主義的,認為只要是個人選擇,社會便需要尊重,甚至將一些有違倫理道德、對個人及社會風氣造成傷害的行為合理化,但按此邏輯發展下去,不單同性婚姻、連娼妓、賭場、大麻合法化亦是順理成章的(這種推論毫無理據,亦無邏輯可言,實在可笑!筆者也嘗試以這種句式做句吧,遊戲性質,不可當真。「迷信聖經不但做成惟一價值的歪風,更將一些古老過時的中東文化合理化,但按此邏輯發展下去,不單宗教戰爭、屠殺異教徒、迫害同性戀者、鏟除伊斯蘭世界也是順理成章的……」)。民主自由與放任及輕視道德沒有必然關係,因此,弟兄姊妹不應單看候選人對民主的立場,更要了解他們背後的意識形態。

  要了解候選人對同性婚姻的看法,大家便要花一點功夫看一下維護家庭聯盟對各候選人所做的調查,了解什麼人明確支持一男一女一夫一妻的制度,什麼人支持同性婚姻(多舊魚的調查,多舊魚的指標,竟一提再提,沒其他更有意義的論點了嗎?)。更可進一步翻看一些競選連任議員的往績,包括他們過往在性傾向歧視條例的取態和言論,以及那些候選人與同志團體關係密切,深受同志團體歡迎,甚至大力推薦,有關資料可在明光社的網頁找到。

  同性婚姻已如箭在弦,同志團體亦已積極部署在選舉之後逼政府及立法會重新討論立法問題,大家必須小心投下自己的一票,慎防極端自由主義當道。

 
總的一句,這三篇文章實是多舊魚之作,主旨一直都圍繞著同性婚姻合法化及賭波合法化這兩個教會人任極力反對的議題之上,其他的論點只是老生常談,多魚之極。偏偏兩個主旨的推論演繹缺乏說服力,甚至可說是缺乏常識。本來這種文章不看也罷,因今天剛好有空作一些無聊事,且當是讓自己練一練中文打字。教會不應干預政治,到今天好像已是常識了,偏偏有人這樣多舊魚,實在讓人再一次看清這班所謂神職人員平日有多無所事事,以什麼來打發時間。筆者就是因為從前看得太多這種沒水準的文章才決定離開教會的。拜託他們多做有意義的事情,否則會有更多人如我一樣,對教會敬而遠之。
  1